月光博客 » 生活感悟 » 我看中国的公知现象

我看中国的公知现象

  最近高晓松做了一场直播,结果出现了大型翻车现场,直播开始后,评论区骂得狗血淋头,意识到问题的直播方,紧急中断了直播。连人民日报也被网民骂到删除了宣传节目的原微博。

  曾经的公知典范,为何如今变得人人喊打?真的是时代变了吗?

  什么是公知,公知都有谁?

  公知,是公共知识分子的缩略词,是公共议题最活跃的群体,可追溯到法国启蒙运动,公共知识分在中国正式使用是在2004年,《南方人物周刊》第七期特别策划“影响中国公共知识分子50人”首先推出的一个概念,其共同标准为:具有学术背景和专业素质的知识者;对社会进言并参与公共事务的行动者;具有批判精神和道义担当的理想者。

  下面是《影响中国 公共知识分子五十人》名单

  经济学家:茅于轼 吴敬琏 温铁军 张五常 郎咸平 汪丁丁

  法学家、律师:张思之 江平 贺卫方

  历史学家:袁伟时 朱学勤 秦晖 吴思 许纪霖 丁东 谢泳

  哲学史家:杜维明 徐友渔

  政治学家:刘军宁

  社会学家:李银河 郑也夫 杨东平

  作家、艺术家: 邵燕祥 北岛 李敖 龙应台 王朔 林达夫妇 廖冰兄 陈丹青 崔健 罗大佑 侯孝贤

  科学家;邹承鲁

  公众人物:华新民 王选 高耀洁 阮仪三 梁从诫 方舟子 袁岳

  传媒人:金庸 戴煌 卢跃刚 胡舒立

  专栏作家、时评家:林行止 杨锦麟 鄢烈山 薛涌 王怡

  致敬名单

  殷海光 顾准 王若水 王小波 杨小凯 黄万里

  早期公知是知识分子群体中最亲民的一类人,肩负着开启民智、引导舆论的作用。自从2013年开始,公共知识分子在网络上越来越少,甚至成为部分中国大陆网民的讽刺对象。

  公知为什么越来越少?

  有理想的知识分子当然为国为民。中国的“公共知识分子”从一开始社会良心为民请命,到目前被戏谑为“公知”,而且随着时间越来越少,屈指可数,目前甚至到了连环球时报胡锡进也被一些人认为是公知,可以说,随着网络话语权上的力量对比的悬殊差距,曾经拥有话语权的绝大多数公知都被消灭了,从中国的互联网上永远消失了。

  为什么公知会越来越少?我觉得主要原因有以下几点:

  1、被贴标签的伪公知

  公知的定义原本是“公共知识分子”,属于这个群体的人起码要是知识分子才行,但是仅十多年来,似乎这个名词的定义发生了变化,各行各业的各种形形色色的人物都被贴标签为“公知”,哪怕这些人根本没有文化素养,甚至都没上过学,只要说些反体制的话,就被称为“公知”,这种滥贴标签的方式,让“公知”本身的含义发生了巨大的变化。实际上,批评社会并不等于公知。

  真正的公共知识分子,门槛是比较高的,需要比较高的文化教育水平以及专业素质,有大量的时间进行学术研究,普通的上班族根本就没有时间和精力进行学术研究,这里面大部分人都算不上公知。而真正有时间的,却是那些以盈利为目标的营销号。

  曾几何时,在网络上有很多以盈利为目的的营销号、流量号等等,都被当做公知的代表,很多营销号从网上抄几段话就被人误以为是为民请愿的公知,我们目前所说的公知,实际上大多是伪公知或者混水摸鱼的营销号。

  当然,这些营销号的目的是为了盈利,当风声一变,这些营销号就摇身一变,成了小粉红的流量营销号,这类营销号目前主要赚那些污名化公知的流量。

  2、领头人物被污名化

  公知被污名化,这是大的舆论环境变化的结果。

  俗话说,枪打出头鸟,曾经的“公共知识分子”的代表人物,大多都被系统地污名化,最终导致很多人都不再发声。

  有些还想发声的人,要么被全网封杀,要么被边控或京控,只能流亡推特和油管,其影响力也大为下降。

  还有一些人则被以某种原因抓进去,同时在央视认错。

  剩下的人看到上面这些“出头鸟”的结局后,很多都停止发声,选择保持沉默。

  小粉红们则欢呼雀跃,更加不余遗力的污名化公知。

  孙立平曾经说过小粉红,“你们整天咬的那些公知们,绝大多数都活得比你们好,他们对这个社会比你们满意多了。他们之所以批评这个社会,是想让这个社会变得更好,而这个社会如果能变得更好,你们也是受益者。”

  未来会怎样?

  王小波曾经在杂文中说过一段很经典的话:“所有的人是一个整体,别人的不幸就是你的不幸。所以,不要问丧钟是为谁而鸣——它就是为你而鸣。但这个想法我觉得陌生,我就盼着别人倒霉。五十多年前,有个德国的新教牧师说:起初,他们抓共产党员,我不说话,因为我不是工会会员;后来,他们抓犹太人,我不说话,因为我是亚利安人。后来他们抓天主教徒,我不说话,因为我是新教徒……最后他们来抓我,已经没人能为我说话了。”

  实际上,就和孙立平说的一样,那些小粉红大多是90后、00后的年轻人,基本都是学生、没进入社会的小青年,他们不愁吃不愁穿,衣来伸手饭来张口,很容易被洗脑,他们的意见和公共知识分子的意见完全不可同日而语。

  等这些小粉红走上工作岗位后,开始经历社会的毒打,开始知道生活的艰难,开始看到各种不公平的现象,目睹更多不可言说的魔幻现实主义,思想就会发生变化。中国的人口和资源比例导致了,大部分人都不可能永远活在蜜罐子里,迟早要遭到到社会铁拳的教育,这就是所谓:不吃一堑,不长一智。

  时间,终究会改变所有人。

我看中国的公知现象

顶一下 ▲()   踩一下 ▼()

相关文章